要离婚,先做考卷!夫妻均上80分,这家法院判不准离……

10-12 12:25 首页 百年树人

点击上方蓝字 百年树人 关注,真正的教育在家庭



爸爸夜听

丹青说史

夜读经济学



男方答卷


女方答卷


离婚之前,先做份考卷?9月14日,一份命题人是主审法官,评卷人是原、被告的“离婚考卷”在宜宾县人民法院观音法庭出现。


法官称,通过让原、被告夫妻做题考试,可以对双方感情做一个考察,60分以上初步表明有挽回余地, 60分以下可以初步认定婚姻关系岌岌可危。


这份考卷的答题人,是一对育有一对子女的80后夫妻,主张离婚的女方在做完考卷以后态度趋于冷静,对不准离婚的判决不持异议。


考卷


法官出题

要离婚,夫妻先答一份试卷

  

这份名为“观音人民法庭婚姻家庭考试卷”的试卷,分为填空题、简述题和陈述题等题型,满分为100分。


其中既有“结婚纪念日、配偶和孩子生日、孩子最喜欢的零食、谈了多久的恋爱、家务事是怎么分工的”等客观题,也有“陈述对婚姻和家庭现在的想法”等主观题。


在“命题人”宜宾县人民法院观音法庭法官王士雨看来,对于客观题,夫妻心里有标准答案,而主观题的意义在于自我评价,提出对这段婚姻的真实想法。


他告诉记者,这份试卷是首次也是目前唯一一次使用是在9月14日的一起离婚案中,男女双方均为80后,并育有两个孩子,女方坚持要离婚,但男方希望和解。



成绩


夫妻彼此打分

均上80分,法院判不准离婚


这对夫妻答题情况如何?记者注意到,多数客观题里,两人的回答是一致的,但也有冲突的地方。


比如“最近一次沟通的时间是__”,男方的回答是“昨天”,而女方的回答是“2017年6月”;“一家人去旅游过__次”,男方的回答是“一次”,女方的回答则是“没有”。

  

当被问及“现在夫妻之间最大的矛盾和分歧是什么?”“配偶在家庭中尽到什么责任,做得好的和不好的地方有哪些?”


女方指出,男方喜欢赌博且对她无端猜忌,男方则认为“老婆没有做得不好的”。


“男方长期赌博,经过沟通毫无改变,还对我不负责任地猜疑,以各种语言侮辱,给女方在心理上造成了伤害。”女方在答卷中写道。


对此,男方予以承认并表示会改正。“以后不管过年也好,平常也好,没经过老婆同意,绝不去打牌娱乐。”男方这样写道。


男方认为自己尽到了养家责任,女方则觉得男方大部分时间都和朋友在茶楼打牌,在家也很少帮忙做家务,“有一次孩子生病,我要求男方带孩子去看医生,他却以打牌走不开为由拒绝了”。

  

此外,女方也反思了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因为生活原因,我长期在外上班,没有太多时间陪孩子。”她在答卷中写道。

  

答完题后,试卷由夫妻双方彼此打分。最终,男方得分80分,女方得分86分。


当天,在“成绩”出来以后,法院做出不准离婚的判决,双方均未表示上诉。“答完题后,女方态度平静了很多。”王士雨回忆。



法官


以此考察婚姻真实情况

有助于更公正判决


在上述离婚案中,通过这份试卷,主审法官王士雨认为找到了症结。


“男的爱赌博,有时会辱骂女方,还缺乏家庭责任感,这确实是较大的过错,但不是原则性的。从分数也能看出来,两人的感情基础还是有。”


“离婚考卷”的构思,王士雨一直就有,但这是第一次付诸实践。


他说,自己出试题的初衷是希望了解婚姻的真实情况。“因为有很多表面的东西一般看不出来,通过试卷就能了解。”


此外,他还解释,在司法实践中,原告为了起诉离婚,出示的证据会相对多一点,有些证据可能不是很客观,会导致案件的判决具有倾向性,通过让夫妻双方做试卷来加以考察,有助于判决更加公正。

  

对于题目设置的科学性,他解释,“离婚考卷”不仅是为了检测二人感情,更重要的是通过试卷,二人可以从家庭、伦理道德、责任感等角度出发,回忆起夫妻之间的点滴。

  

王士雨坦言,离婚案里,判断感情是否破裂在实际操作中存在一定困难。因此,二人的“成绩”不仅是他们对感情的诊断,对判决也会起到参考作用。


“成绩可作为承办法官的内心确认,来判断婚姻是否完全破裂。”他说,60分以上初步表明对家庭尽到了一定责任,如果双方都在60分以下,则初步表明这段婚姻岌岌可危。

  

如果双方冲突激烈,还可以做这份试卷吗?对此,他认为,双方矛盾激烈的情况下,也可以推行这一试卷,“刚好可以看出双方矛盾到底有多大,症结在哪里?”


但他也承认试卷不是万能的。需要双方自愿,如果不接受就不适用,他们会做其他工作,“总之尽量让双方先冷静,坐下来谈”。



热议


这份考卷,有用吗?


     理性派:


当下或有效 但“考”不出婚姻深层问题

  

在全国律师协会民委委员、副主任律师张承凤看来,判决是否离婚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


她认为,通过试题让双方回顾和评估这段婚姻,在当下可能会有效,但婚姻关系里有些深层次问题,可能无法通过试题反映出来。


“试题的设计需要有科学依据,最好是找心理学专家、社会学专家来共同论证、设置题目。”


另外,她还有一点与上述法官看法不一,在她看来,往往是提出离婚的原告很难举证,而被告很容易举证。


“被告方想要证明夫妻感情好很容易做到,比如合影、旅游经历,夫妻经历里往往都会有。”

  

     点赞派:


更有人情味 能让夫妻客观评估婚姻

  

“我觉得要给法官点赞。”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史际春则认为,这份考卷让离婚诉讼不再冷冰冰的,而是更有人情味。


在他看来,法不外情理,法律需要讲情理,如果能够通过试题让双方客观地对婚姻做一个评估,而不是意气用事,这是好事。

  

他还告诉记者,在离婚案件的审理中通常倾向于不离,给夫妻双方一个机会。


“当然不是说不准离婚,法律不可能考虑到每对夫妻的具体情况,所以就要求法官在判决之前做一些工作。”


来源:半月谈、成都商报(记者罗敏祝、浩杰)


监制:于卫亚、刘洪

编辑:赵刚、王朝


你怎么看?留言区等你!


《百年树人》长期面向海内外征稿、征集写作线索
投稿邮箱:bnsr100@126.com
回复关键词“
投稿”查看详细说明
无发朋友圈无需授权 公众号转载时后台回复“”二字


首页 - 百年树人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