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马路上最后十公里的最强能量胶——致敬萤火虫北马志愿者

摘要: 42.195公里的赛道上,你是跑者们最温暖的期待和遇见。

09-27 06:22 首页 萤火虫跑团

    北马虽已结束,但余温尚未消散。没有迫不及待的发朋友圈庆祝和祝福,不是不兴奋,而是兴奋点太多,朋友圈已经完全概括不来激动的心情了。

    一直以来因为工作的原因和时间的不允许,遗憾没有报名近在眼前、远在身边的北马。直到16号晚上八点多才幸得领导批准,临时加塞做了萤火虫31公里处的志愿者,搭上了北马末班车。

    一大早五点多钟边爬起来,穿着我团标志性的团服团裤,收拾好背囊便出门了。

    为了给所有参赛萤火虫服好务,当好人生第一个跑马志愿者,早早的利用导航锁定了志愿者集结位置,提前做了各种规划,生怕哪个环节出现纰漏耽误了约定的集结时间。可到最后却在打车去还是跑步去的问题上纠结了。

    站在单位门口,看着刚刚冒出地平线的太阳赐予我那脖子以下全是腿的曼妙身材,环顾着门口满是大货车的单行线犹豫再三。不瘦十斤不换头像的HAVE在群里拱火说:“一步十米,跑过来吧”!平日最怕人拱火,既然有人这么说,“那好嘞,八点见!”

    清晨的道路车少人少,风景美煞人。集结点设在距离终点十公里的北马31公里处——北京市自动化工程学校门前。

    一路上负重着几公斤的背包边导航边跑步。跑到林萃路的时候,瞬间就感觉到了北马的氛围。某银行和某购物网站的志愿者已经分列两边,为赛事的开始做着各种准备,负责赛事安保的公安、武警、保安也已经各自就位忙碌在自己的岗位上。比赛赛道已经戒严,拉起的警戒线把车辆行人分列开来,只留下中间一条宽敞、干净的赛道。


    看我从辅路旁一路湿身跑过,有个警察调侃的说:“这是第一名已经到了么?”说的一旁的武警小战士都一脸懵逼,我真想逗逗他:“兄弟,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后来想想人家要是拿我当傻逼就不好玩儿了。


    十五公里的距离,一小时二十一分钟。终于到了约定的集结点。鹤鸣、大宏、等到天蓝再看海、Afra、yoyo、Alan、小九早已经开始了紧张的忙碌!自北京长跑节一别,大部分跑友就再没谋面过,今日一见倍感亲切。随后喻涵、HAVE、大宝儿、石门老木抱着孙子也相继赶来,大家相互握手拥抱,一阵寒暄过后正式开工。

    鹤鸣和大宏作为31公里的负责人,早早地来到集结地与其他跑团志愿者抢占地盘。凭借团长许攸的高人气和高名气,靠着二位负责人的高颜值,助盲团大姐们欣然让出一块场地,还提供了暖心的瑜伽垫供我们建立起了萤火虫阵地。


    阵地有了,左侧挨着房山跑,右侧毗邻助盲团,接下来就是各位大仙各显神通的时候了。

    我和AlanAfra、小九,利用安保人员设置好的路障在有限的空间里固定着我团大旗,大宏带领众美女摆放各种补给。

    等我们拉好大旗一回头,我的天!好家伙!怡宝、香蕉、巧克力,红肠、烧饼、士力架,超能、脉动、能量胶。各种私补应有尽有,大有一副拉大旗唱大戏,摆摊设点做买卖的架势。

    为了让中途路过的虫虫和跑友们吃的健康,暖男鹤鸣特意带来了一次性手套、桌布、垃圾袋。更重要的是他用颜值征服了对面面馆的老板娘,借来一张小圆桌。


    原以为我带一把水果刀可以满足现场的需求,结果发现女神yoyo带了一盒切菜刀。(敢问女神,你有男票没?)


    很快建立起阵地,鹤鸣开始为每位志愿者分工任务:Alan作为我阵地的专业摄影师专门负责为路过的虫虫拍照。AfraHAVE负责协调各美女为过路的运动员分发补给。我有幸被委任为高举我团大旗的旗手。领受了这一神圣使命后还信誓旦旦的向负责人保证:“你放心,旗在我在!”结果没过半小时就被随后赶到的喻涵给喧宾夺主了。于是我一下从乡长变成了三胖子。

    为了途径我团补给站的虫虫们更清晰的找到主阵地,鹤鸣和大宏经过多番踩点,终于在31公里处的坡下位置主动占领了第二阵地。

    也许是现场的气氛太过热闹,两位负责人没好意思干扰我们高亢的情绪,只好自己带了部分补给到了前面的阵地为虫虫们指路。



    在这里一定要严重表扬一下我团大宝儿同学。队员们集结后大宝儿就自发的担负起了两个阵地的搬运工。骑个小黄车往返于两个阵地送水、送食物。以至于忙到最后连张正面照片都没有拍到。再次给我们敬爱的大宝儿同学一个大写的赞。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虫虫偶遇。


    上午9:03分,当组委会开道车、大巴车、计时车、直播车从坡上驶来时,整个志愿者群体开始骚动起来了。

 9:06分,四名外国选手经过的时候所有志愿者都快要炸了,加油声、助威声、呐喊声此起彼伏。小九和众美女们高高的爬上护栏挥舞着我团标志性的手势扯开嗓子大喊“加油!加油!”

    自从第一集团路过之后整个志愿者队伍就没有停止过欢呼。第一名中国选手路过时人群又是一阵骚动。旁边助盲团的大姐更是大喊“帅哥加油!”在选手跑过之后还不忘夸赞“这些小伙子不仅长的帅,跑步姿势也帅,连背影看着都帅”。我真的好想说“姐姐,其实我跑起来也挺帅的,要不我跑给您看看?”

 当女子第一名夹杂在男子第二集团中路过后,中间出现了近半个小时的真空期,尽然没有一个选手路过让志愿者们欢呼一下。好在我团余红姐姐甘当幕后直播员,始终在大群里实时直播比赛消息,为大家分享各个啦啦队站点的图片和选手位置。

    虽然没有选手经过,但是啦啦队员们也都没闲着,没有选手可以欢呼、照相,那咱们就自己照,小墨镜、大白牙,V字手、卖萌脸,完全可以拿来做成北马志愿者表情包。

    

    作为一个被易主的旗手,我又充当起了啦啦队的第二摄影师,这回终于没人跟我抢活儿了。但是!为了能多上镜,团长的贴身保镖喻涵居然用一个大大的Kiss贿赂我,丢死人了。其实当时吧我内心是拒(me)绝(me)的(da)。



事后居然还“威胁”我,扬言要告诉我媳妇儿我调戏她,艾玛,天地良心,悲伤这么大!团长,你的人你管不管!

    

    9:45分,远处出现一大批身着各色比赛服的选手,啦啦队员们开始了第二波骚动和欢呼。各个跑团志愿者们伸长了脖子在最远的距离开始寻找自己跑团选手的影子,各个阵地更是毫不吝啬的将早已准备好的纸杯、香蕉、葡萄干、士力架亲手递给路过的选手。

    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跑团之分和对手之分,我们只希望手中递出去的补给能帮助过往的每一位选手,让他们通过我们的微薄之力取得个人更好的成绩。

    喻涵使劲挥舞着手中的团旗引导每一位路过的虫虫,小九、Afrayoyo、等到天蓝去看海、HAVE更是一边举着手里的补给,一边寻找着远处赛道上的萤火虫,口中还不断地呐喊着、欢呼着。


    “来了!来了!来了......”“陈叔儿来了!陈叔来了!”

    9:53分,我们万众期待的萤火虫“陈叔儿”第一个到达我团阵地,头戴遮阳帽、架着小墨镜,摆着萤火虫特有的手势,敞开双臂,一脸轻松、毫无压力的冲向我们。队员们赶紧递上早已准备好的水杯和红肠,像迎接英雄凯旋归来一样庆祝着陈叔儿的到来。陈叔儿则依然以他顽皮搞怪的形象活跃着赛场内外的气氛。简单的驻足合影过后陈叔儿便继续踏上了赛道,向着最后十公里扬长而去。



    “麦子!麦子!”“那个是麦子!”“麦子加油!”刚刚还沉浸在与陈叔儿的偶遇中,还没等我反映过来,阵地上不知哪位美女激动的喊破了嗓子。

    或许是准备冲击自己设定的308,好让明年北马不在参与万恶的抽签。麦子在我们跟前没有做任何停留,当我顺着声音寻找到大神麦子的时候,留给我的只有麦子同学冲我们挥手的背影了,遗憾的我连个照片都没留下。


    越来越多的选手从我们面前通过,手中的补给也是一茬接一茬的被过往的选手分享。有人接过水杯大喊“谢谢你们”。

    有人竖起大拇指为我们点赞。

   有人伸出手臂向每一位志愿者击掌庆祝。 

    这位小哥挥舞着手中的国旗与我们的萤火虫大团旗遥相呼应。

  

这位大哥更是以一个标准的军礼向每一位志愿者表示致敬。

    

    一个微笑,一声谢谢,一个简单的手势,让在场的虫虫们瞬间感受到了北马的激情,感受到了萤火虫的力量。


    “小徒、小徒,我们的小徒!”

    10:09分,我团最牛女神“小徒”和另一名萤火虫一起冲过补给站,为了不耽误比赛时间,“小徒”也没有做过多停留,匆忙接过了虫虫们递上的矿泉水和香蕉,边跑边回头道谢。虽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但是女神回眸一谢这霸气的一幕还是定格在了我手机里。

    这个时间段里路过的这几位都是大咖级的跑神,相比其他虫虫,他们要快的多。剩下的时间里我们一边等待其他虫虫的经过,一边欣赏着各色奇装异服的选手从眼前经过——大师兄、二师兄、超人、蜘蛛侠、米老鼠,还有穿越了古今的驸马爷、部落首领......各种扮相琳琅满目、目不暇接。


    在此期间,还有不少虫虫从萤火虫补给站经过,只可惜大多数身着萤火虫团服的虫虫只是打完招呼就通过了,只留给我们一个美丽帅气的背影。作为我阵地“专业”的第二摄影师,没有留下所有虫虫美丽帅气的形象,还请谅解。


    让一让,让一让,大咖中的大咖来了......!

    10:35分,萤火虫阵地迎来了我团大咖中的大咖——团长许攸。领导出场,肯定有别于其他大咖,要不怎么能说是大咖中的大咖!先是一一与自己的啦啦队员击掌庆祝,对着镜头还不忘顽皮的来一个吐舌。

  在队员们的簇拥下,团长和大家一起露出两排整齐的大白牙,比划着各种手势咔嚓了一张合影。面对恨不得塞进胃里的各种补给,团长大人大更是无私的举起一路上带着的瓶装水说:“我有水了,把补给留给后面的虫虫吧!”哇,感动的我们那帮女神队员们都跟疯了一样,尖叫声、呐喊声四起。



    这个时候脑海里应该脑补一个类似下图的抗战画面:“把水留给后面的同志吧,他们比我更需要......”

    依依惜别之后,团长继续征服他剩余的十公里。

    10:38分,虫虫叶炜和编号E2656的虫虫只跟我们打了个招呼便从镜头前经过。

    10:43分,编号E0127、D2840的虫虫在阵地做了简单的补给便踏上了“最后的征程”。

    10:45分,我团最最霸气的励志哥,一向以“严肃的跑者”自居的老卡同志和编号F3099的虫虫一路做着“爱你”的手势,迈着曼妙的步伐吼叫着和所有啦啦队员打过招呼扬长而去。

    10:46分,虫虫“在路上”在阵地补给并合影通过。

    10:53分,花开姐姐、Simon Kong、编号D2772的警察蜀黍、D9912的漂亮姐姐、E2996D1719C2920C1667LeBron帅气小哥相继从阵地补给通过。

    

    正当所有啦啦队员忙碌着分发补给的时候,选手赛道最外侧传来一阵孤独的欢呼声:“萤火虫,我在这儿...这里!这里!”随着欢呼声所有队员寻声而去。

    “是小乐!是小乐!小乐加油!”

    我们朝阳公园小分队漂亮的群主,本届北马伟大的助盲引跑员Lacuna(小乐)。

    小乐使劲挥舞着手臂边跑边向我们打招呼,但始终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

    为了让自己引导的盲人跑者不被拥挤的人群绊倒,她选择了和盲人跑者贴着选手较少的最左侧,手里还拿着为盲人跑者随时补给的瓶装水,导致一路下来自己只在十五公里的时候进补给站喝了口水便匆匆离开。

    所以在经过我们阵地的时候也未能和我们会合,更没有得到早已为她准备好的哈尔滨红肠和各种私补。

    如此的大无畏、如此的正能量,可想而知她娇小的身躯下埋藏着一颗何等伟大的心。所有人向小乐大喊着“小乐加油!小乐你最棒!”

    目送着小乐远去的背影,11:19分,又有更多的萤火虫降落在我们的阵地,亚楠、F8495D9978E9959等一众女神先后驻足补给。

    一波波的选手或跑或走的通过志愿者补给站,所有的啦啦队员也都是一如既往的情绪高昂、充满热情,旁边助盲团的大姐们更是嘶声力竭的为帅哥美女们加油助威,而且有一位大姐从一开始就高喊着:“前面肯德基有汉堡、前面肯德基有汉堡......”一直喊到嗓音沙哑,还在重复着同样的口号。Alan调侃的说肯德基这是给了大姐多少好处,一个劲的个做广告。

 11:23分,跑团的最佳伉俪——不怕老虎和格格牵手而至,啦啦队员再一次呐喊、欢呼。二位佳人如同步入新婚殿堂一般手牵手向在场的队友挥手致意,这气场完全盖过所有跑者,颇有跑坛大哥大、大姐大的风范。

    虫虫们赶紧递上各种补给,格格接过暖心的月饼,大喊着:“我可算找到组织了,再看不见你们我真的就弃赛了”。老虎和我握手拥抱,述说着这一路妻子的身体状况和寻找萤火虫补给站的各种经历。

    作为跑团的明星夫妻,几乎无人不知。老虎稳重帅气,格格美丽动人,二位也成为跑团里所有人羡慕的对象。

    为了陪伴比赛前两天肠胃炎突犯的爱妻,老虎毅然决然放弃了自己北马PB的机会,一路护送陪伴着爱人完成比赛。

    看到如此温暖的场面,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大喊:“亲一个!亲一个!”在场的所有虫虫也跟着一起喊。架不住所有人的起哄,老虎温柔的拥过妻子,两个人深情的吻在一起。随后我看到了老虎明显泛红的眼眶。在后来的追问下老虎始终也没有承认当时红了眼眶,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天气太热憋的脸红而已。

    可以想象,这样的场面,这样一位贴心的老公,这样一位温柔的妻子,还拥有这样一群暖心的队友,感动到落泪是不难理解,但是作为男人,选择坚强也未尝不可。

    就在老虎和格格手牵手转身离开,挥手告别的那一刻,我的鼻尖一阵酸楚,作为一个感性的虫虫,这一幕,真的被感动到了。


    11:25分,美女虫虫 焦岩策 拖着略微拉伤的右腿进入补给站,暖心美女yoyo在大家都在合影的时候还不忘给虫虫喷洒气雾剂。但是在 焦岩策 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过往的跑友给绊倒,安保人员迅速围了上去,等我们看到跑过去的时候,坚强的虫虫已经站起身来一瘸一拐的继续向前跑了,这也让所有的志愿者虫虫们一直揪心着策策剩下的十公里。赛后第一时间了解到策策已经安全完事,伤势并无大碍。虫虫们悬着的心也才放下。

    11:33分,刚刚伤愈复出的易先生顺利进入我团补给站,和所有虫虫进站的方式不同,易先生进站就好比逛菜市场的大爷,闲庭信步,悠哉悠哉,就差提个笼架个鸟啥的了。“大爷”进入补给站面对美女们递上来的各种补给,很随和的摆摆手:“不用,我喝口水抽袋烟就行”。说着从腰包里掏出香烟和火机递给我,我说我不会,“大爷”自己点了一根,坐在马路牙子上慢条斯理的享受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跑马拉松还带着香烟和火机的选手(大写的

  随后在众人的努力下,将地上的垃圾全部收集在鹤鸣事先准备好的垃圾袋内全部带走,现场也还原了当初集结时候的原貌。我们只留下了北马的激情,却没有留下一片垃圾。

    补给你们反正都已经享用完了,还请上述提到过名字的、享用过我31公里阵地补给的虫虫选手们,你们想着这几天把账结一下哈。实在没钱就拿奖牌抵账也行,我们做志愿者的从来不挑。(怕你们看不到,特意给你们变粗、变大

    直至北马圆满结束,31公里处的虫虫志愿者们也不辱使命,圆满完成了组织赋予的神圣使命——“我在,阵地在”。“你跑,我服务”。“聚是一团火,散则满天星”。


北马路上的所有虫虫志愿者都是棒棒的


    北马的火焰悄然熄灭,但它的余温所幻化的激情却仍在萤火虫里持续蔓延。

    31公里的萤火虫补给站,不光为众跑友和虫虫们提供了能量上的补给,更多的是给予了他们精神上的鼓励。

    比赛过后,我将所拍的一千多张照片逐一进行了筛选,并分发给虫虫本人。同时收到了虫虫们各种各样的感谢和赞扬,最让我感动和暖心的是:

“看到萤火虫啦啦队我们是有多高兴啊,现在想起来都想哭”。

“谢谢你们,我能坚持完赛真的是你们给了我很大的力量。如果没有你们的支持我真的就放弃了”。

“无法表达对你们的谢意,看到你们好激动,感觉是你们和红肠送我到了终点,红肠比能量胶好吃太多”。

    不要拦着我,让我再感动一会

    当然也有来自虫虫之外的其他跑友的感谢。后期途径我虫阵地的时候不少跑友已经出现了抽筋现象,处于对跑友身体的关爱,在有限的阵地上我主动给部分抽筋的跑友做了放松和按摩。没想到随后我的服务却成了一道招牌,只要是看见有抽筋的选手路过,助盲团的大姐就会拉着我大声的喊:“他会放松,过来让他给你放松”。一位大哥一边享受着我的服务,一边举着手里的微型摄像机冲着我拍个不停,临走是各种道谢,搞的我像是在作秀一样。

    在这里不得不对澄清一件事情:比赛的后半程,一位跑友大姐在途径我团补给站的时候,由于着急赶路,在边跑边拿水的时候没有拿到水杯,经过我面前的时候来了一句:“我靠,连水都不给我喝”!虽然看似简单的一句牢骚,但对萤火虫的声誉和我们志愿者无私的付出却是一种抹黑和诋毁。

    一直以来,萤火虫一直秉持着“健康跑步、快乐生活,天下跑友是一家”的理念,在跑团界享有着良好声誉和威望。此次比赛萤火虫也是倾其所有将我们给虫虫们准备的补给无私的分发给途径需要补给的各路选手。不能因为大姐一个人没有得到补给就恶心我们不给你水喝,这不是我萤火虫的作风。如有诋毁我们绝不答应,这个锅我们不背。

    31公里,一段考验体力和毅力的距离。

    31公里,一段检验真牛逼和真傻逼的距离。

    31公里,一段纠结着并坚持着的距离。作为旁观者完全可以想象那些跑到撞墙仍然不愿上收容车的跑友的内心:“放弃吧,已经努力了三十一公里。坚持吧,前面还有漫长的十公里”。不光生理上接受不了,心理上更是难以接受。

    我们没有参加比赛,但是我们用贴心的服务护送着每一位队友安全完赛,顺利到达终点。

    北马,让我感受到了温暖,感受到了力量。

    北马,让我巩固了老朋友,结识了新朋友。

    北马,有激情,有喜悦。有欢笑,有感动。有暖心,有赞扬。有收获也有遗憾,有付出更有回报。

    如有可能,我依然愿意继续成为萤火虫31公里那一棒最强能量胶。

    

    最后,让我们再来认识一下坚守在31公里阵地上的战士们。

    前排左起:英俊帅气的陈大宏,暖心漂亮的yoyo和小九,默默无闻甘愿做搬运工的暖男大宝儿(求大神把大宝儿P图上去)。 

    后排左起:不瘦十斤不改头像的HAVE,自称脸大照相需要P图的Alan,颜值担当天意生缘(找个盆儿我要吐)、为虫虫们呐喊到声音沙哑的美女虫虫等到天蓝去看海、我大哥Afra、群主贴身保镖喻涵、两个大酒窝一口大白牙的鹤鸣、带着孙子来助威的石门老木。

聚是一团火,散则满天星

北马,明年见!

虫虫,天天见!


<end>

聚是一团火,散则满天星

下面是广告时间:

萤火虫跑团(公众号)

欢迎您加入

1.定期环路约跑活动。刷完即得纪念戒指,并有机会荣登环路英雄荣誉殿堂。

2.定期公园约跑活动。与和数千名帅哥美女一起开心跑遍100个园子。

3.不定期跑步训练营。助你习得跑得快、省力气、不受伤的科学训练法。

4.时不时的深夜福利。CPR培训、体能训练、免费微课程等资源不要太多。

5.团结友爱的赛事战队。一起参赛不孤单,更有惊喜私补等着你。

6.向善从善的公益心。参与助盲跑、善行者等慈善活动,传递正能量的火种。

加下面微信,邀请您加入每周约跑

与数千位小伙伴一起玩耍

备注:也可搜索“萤火虫跑团”公众号,关注公众号,关注萤火虫活动,一起来玩耍


首页 - 萤火虫跑团 的更多文章: